2021年04月20日 星期二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少数民族->查看明细

台湾少数民族道卡斯人为日本人命名 族人要求正名

 后龙平埔族群新港社族人要求正名改回传统「斗葛」族名,舍弃日据时代留下来的「道卡斯」族名。(图/资料照片,谢明俊摄) 苗栗县后龙新港社平埔族群道卡斯人是台湾最后一个聚落,每年农历8月半都会举办庆祝秋收的「牵田祭」,祭典的高峰则是「patay」,族人将会在部落中心广场吟唱传统祭歌,迎接祖灵下凡。根据《中国时报》日前报导,早在清朝时代,后龙平埔族群新港社人自称为「斗葛」(Taukat)族人,到了日据时代为了方便统治,将平埔族群竹堑社、新港社及通霄社等3社统合起来,命名「道卡斯」,延续至今。为此新港社人从去年起就发起正名运动,要将族名改回斗葛,不过至今未获“原民会”同意。「斗葛」族人分布非常广,北到新竹、南到台中大甲,甚至有部分族人还迁居至南投埔里一带,目前仅剩后龙新民里旧新港社聚落。按《维基百科》记载,「道卡斯族群」为日本学者伊能嘉矩所命名,又名斗葛族群,闽南语音近于大甲,故又称大甲族。伊能嘉矩是日本的人类学,致力于台湾少数民族人类学研究,1898年将台湾少数民族分成8类(泰雅、阿美、布农、曹、赛夏、排湾、漂马、平埔),是最早有系统的分类,基本上沿用至今。1998年台湾少数民族委员会成立,至2014年5月,已经完成16个族群的认定,其他象是是马卡道族群、道卡斯族群和西拉雅族群等7个族群还在推动当局认定。 
2020-07-12 06:30:45

全球独有,超级未来食物─台湾油芒重见天日!比水稻小麦更营养,抗旱耐盐耐逆境

新冠病毒阴影笼罩下的全球,农粮专家们警诫多年的粮食危机已兵临城下。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近日于官网指出,「全球正面临逐渐逼近的粮食危机,必须尽快采取措施,维持全球粮食供应链,降低疫情对粮食系统的影响,否则将在4月、5月出现最糟状况。」这并非危言耸听,全球第三大稻米出口国越南,曾提议暂停稻米出口;全球最大的小麦粉出口国的哈萨克斯坦,已禁止小麦粉出口,也限制洋葱、马铃薯、红萝卜等根茎类蔬菜的出口量,疫情若持续恶化,加上气候变迁的现在进行式,各国都须更积极找寻粮食危机的解决方案。在这样的时刻,能抗旱抗寒抗盐化等恶劣土地、被称为「超级未来食物」的作物──台湾特有种油芒,正由高雄农业改良场与台东延平乡布农族农夫邱贵春分别种下;另一方面,“中央研究院”等研究单位也展开新一波的油芒研究计划;而关于油芒在商业上的运用也多管齐下,等待因缘俱足的大爆发。超级食物─油芒(摄影/古碧玲) 超级未来食物─油芒营养成分高 台湾油芒是禾本科油芒属的多年生植物,株高80-120厘米,有时茎杆粗会木质化,自古如小米、红藜、树豆等为原住民传统农作物。根据“中研院”研究,油芒榖粒所含的营养成分远比稻米高,无论是脂肪、蛋白质、钙、镁及钾含量都可观,更含有其他榖类较欠缺的谷胺酸、丝胺酸等胺基酸。其蛋白质含量与小麦旗鼓相当,而为稻米的2倍;钙、镁蕴含丰富,为稻米的7倍;锌的含量也很高,为地瓜的5倍。脂肪则是稻米的8倍, 也比小米高出1.8倍。苯丙胺酸和色胺酸,分别是稻米的2倍及1.6倍。也含有极多的人体必需胺基酸之一「赖氨酸」,能促进人体发育、增强免疫功能,并提升中枢神经组织功能。 在台湾岛屿几乎无人知晓,外国学者研究才重新被发现 油芒曾是部落的重要谷物,但好长一段时间几乎已在台湾佚散,无人知晓。重现于台湾,起因于民族植物及古生物学教授多利安.富勒(Dorian Fuller)。这位伦敦大学学院考古研究所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Gordon Square London)学者在康乃尔大学演讲时,提到这种神奇作物,当时“中央研究院”植物暨微生物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以水稻基因组和大豆种子成熟蛋白为主要研究范围的邢禹依博士也在座,此前却闻所未闻过油芒。返台后,她问起常跑部落作田野的研究助理徐子富,「在部落有看过油芒吗?」徐子富方忆起2007年似乎在屏东的青叶部落看过一些发不了芽的种子。邢禹依遂嘱咐徐子富再去其他部落找找看,正执行旱稻计划的他晃到部落武VUVU(原住民称阿嬷辈)家,发现芭乐树下有五、六棵红红的带穗「野草」,徐子富说,「我当时直觉就是它,因为我在部落几乎所有农作物都看过,却从来没看过这野草。再说,种在部落的东西不是要吃就是要用的。」问起部落长辈,得到回答:「这Lalumaj没人在种囉,也没人在吃哟。」听到「Lalumaj」,徐子富心想:「宾果!就是它。」当地过去30年部落已不曾种过油芒来吃,只是每隔三、四年,还保种的武家觉得是祖先留下来的五谷杂粮,想播种个几株,以免日后完全流失。成熟后的油芒(摄影/古碧玲) “中研院”及农业单位联手研究,油芒为台湾特有种 2012年,在邢禹依的主导下,“中研院”提出计划,与高雄农改场、台湾大学、屏东科技大学、畜产试验所恒春分所等机构着手合作,分别做基因局部定序、压染色体、育种、自交以及有效成分分析,并且把一直种在“中研院”花盆里的油芒移种在半分地的旱田上。当时囿于有限的经费,只能作局部基因定序,用意在于了解油芒是否为台湾原生种?究系人为栽培还是野生种?先从油芒的性状来看,其原始祖先的野生种也像台湾旱稻般,壳上的芒极长,但经两、三千年前的南岛语族人将野生油芒选育驯化之后,挑出适合人们需求的性状而延续下来,如壳上芒已变较短,最关键的是种子胚芽变大。「这件事没有进行人为的驯化,是不可能发生的。而世界上只有在台湾发生了,世界其他地方并无种子如此大、可食用的油芒。」徐子富说。数千年来,侷限生长在台湾地区,台湾油芒也被列为「孤儿作物」。在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定义下,全世界主要作物有12种:小麦、玉米、稻米、大麦、马铃薯、大豆、甘蔗、黍类(高粱)、甘藷、燕麦、粟和树薯,其中稻米、小麦与玉米占全世界人口热量供给来源的60%以上,也就是全世界有12个种原中心。台大农艺系退休教授郭华仁知悉油芒的特性后,认为台湾将可因为油芒这谷物的重现,成为世界第13个种原中心。 油芒为部落救荒抗灾谷物,几近消失 另一项证据则来自与研究南岛语系的法国国家科学院之东亚语言研究所学者洛蓝.沙加尔(Laurent Sagart)合作,厘清作物名称的语言脉络。分析研究团队在各部落所收集的族语,包括屏东县德文部落、神山部落、青叶部落等都以鲁凯族植物族语名称lalumaj;来义等部落则以排湾族语称为lumaj;沙加尔判断南部的油芒族语比较一致。在语言学上认定这物种发现起源于此地,邻近部落称呼油芒的名称势必会很接近,因而,断定油芒是台湾南部南岛史前居民从野生逐渐驯化为现代的台湾油芒,搭配其它主食谷物一起吃了一、两千年;同时,当旱灾来临,其它作物长不出来时,也是救荒抗灾的谷物,部落人会在空地间种几株,以备不时之需的防护作用。而根据日治时期采集标本的资料,显示当时全台湾部落都有种植,北到泰雅族群的拉拉山及宜兰南山部落、中部布农族群、邹族群传统领域以及南部各地。访问耆老的经验进一步得知,当采收下来的种子用杵臼脱壳时,飞扬的细毛沾黏在人身上搔痒难耐,族人不喜欢种植,加上稻米文化逐渐普及,导致油芒逐渐消杳于部落间,知道族语并吃过油芒的耆老们皆七八十岁以上。邱贵春 油芒营养价值高,全株均可利用 从“中研院”团队研究育种就开始种植油芒多年的台东延平乡布农族群农夫邱贵春口中透露,「因为种植油芒,家人三餐都吃,我的胆固醇都降下来囉。」虽然邱爸爸个人的「人体实验」未经过科学研究证实,然而,依据目前研究的结果,“中研院”植微所研究团队认为油芒的营养价值确实相当高,他们归纳出油芒最可贵之处在于:(1)未来作物,在气候异变,耕地沙化之下,具抗旱特性,十分值得推广;(2)全株可用,茎杆可给鸡鸭牛羊吃;(3)含有众多谷物所较少的成分,可补米麦等营养不足,如让人开心的色胺酸、增强组织对氧气利用能力的角鲨烯以及抑制癌细胞的芹菜素等,维他命B群更是优于许多谷物,完胜于稻米,部落就是油芒混合稻米吃,真是充满智慧。油芒白米饭(摄影/古碧玲) 油芒凭什么成为超级未来食物? 从更大尺度来看,在这波新冠病毒大流行以及全球烽火遍起的当下,以及可耕土地日益荒瘠,难民日增,深具「超级未来食物」特性的油芒有其值得推广到世界的价值,因具备适应贫瘠土地的特性,所含成分的特殊营养,更可供给病毒、气候或是战争所造成的难民们补充营养。全球人口增长的速度,对粮食的需求量有增无减,农业生产资源和空间有限,如何生产足够食物供应全人类,科学家们提出采用C4作物耕作模式以提升全球作物的产量潜能。在CO2和水的利用效能上,C4类植物远胜C3类植物;制造干重1公克的物质,C4类植物只要230–250公升的水;C3类植物所消耗的量则是两到三倍。而人类最常食用的五谷杂粮如稻米、小麦、大豆等皆为C3植物。台湾油芒为C4植物,光利用率高,种植期间不需要灌溉大量水,根系发展旺盛,足堪与各类杂草竞争,很适合种植在边边角角的土地上。 抗旱又防尘霾,帮助盐化土地再生 “中研院”邢禹依团队分析油芒的茎杆表面蜡质后,茎杆的抽出物居然含有大量的26C、28C、30C脂肪酸,能阻挡水分的蒸散,使植株具有抗旱特性。研究人员将油芒种在距离海岸一百公尺的沙质土地上,生长良好照常有收成,应可推广植被功能在沙漠化的土地上,甚至有助于防止尘霾。且若是广植于海岸边防风林下,也能丰富植被的多样性。针对台湾各地鱼塭土地已陷入盐化困境,在高雄农改场的协助下,“中研院”研发出可行的耕种模式,发现油芒既可吸收盐分,也长得出植株,盐化地长出的油芒茎叶,正好可用来喂食必须舔食盐块的牛羊,可推广到贫瘠缺水,或环境地区较恶劣区域的盐化土地种植。 油芒产品加值,提升农民种植意愿 台湾油芒除种籽可食用外,经研究大型哺乳类草饲动物的饲料适口性,牛羊都愿意食用,将有别于水稻茎杆的处理,可望达到无废利用的循环经济。而屏东科技大学动物科学与畜产系助理教授吴锡勋博士则建议,若因生产成本考量,也可锁定价格高的宠物饲料喂养,喂食兔子及天竺鼠,增加毛色光亮。另外,屏科大农园生产系副教授林永鸿,希望从茎杆甚至根部萃取精油及纯露制成漱口水配方,达到无废利用的循环经济,也为这油芒做产品加值进化,如此提升农民种植意愿。 
2020-04-06 10:25:49

与鬼魂和平共处 台东布农利稻部落传统驱鬼仪式改祈福

位在台东县南横公路台20线的台湾少数民族布农族群利稻部落今举办祈福仪式,有别以传统都是将鬼魂驱赶往山下,改由祈福作替代,希望祖灵和鬼魂都能庇佑南横公路的安全,也让祖灵能与鬼魂和平共处。祭桌上则摆满了丰盛祭品,有酒还有肉,布农族祭师胡金娘手握茅草,且口中唸唸有词,告知枉死在南横公路的鬼魂尽情享用,同时也庇佑南横公路的安全,以后大家和平相处,利稻部落lavian(领导)邱安成、部落主席邱强永、利稻村长古金福以及部落耆老和族人陪同,祭仪肃穆。古金福说,利稻部落从今年1月到3月发生了车子翻覆、溺水、心肌梗塞、南横公路多起车祸,造成3人死亡多人受伤,1、20年来非常罕见,部落长辈因而提议祭祀,让祖灵和鬼魂能好好沟通。过去南横公路沿线每逢春夏交替之际,都会举办「驱鬼」仪式,将山上的鬼魂赶下山,好让山上永保平静,但族人考量山下也有住人,将鬼魂赶下山似有不妥,这个传统因而中断了3、40年。邱强永表示,过去每年都会举办驱鬼,将山上的鬼魂赶到雾鹿部落,再由雾鹿部落接手将鬼魂赶到平地,让族人整年在山区活动都能平安。今年部落不平静,因而举办祈福仪式取代「驱鬼」,准备丰盛祭品让祖灵和鬼魂共同享用,希望他们和平相处,一起护佑南横公路的安全。
2020-04-04 12:4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