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9日 星期一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今日重讯 ->查看详情

台铁太鲁阁事件:造成50罹难、210伤的严重伤亡

发布上期:2021-04-08 05:40:20   作者:〔本网綜合報導〕   阅读量:50

事件始末

 blob.png

〔本報綜合報導〕台铁太鲁阁408次列车4月2日上午7时16分由树林开往台东,约9时28分行经花莲县秀林乡和仁段清水隧道前五十公尺处,撞上一辆疑似因停车不慎、沿铁轨上方边坡滑落的工程车,列车失控出轨,擦撞隧道山壁,多节车厢扭曲变形,车上共498人,有2人是途中上车补票,座位票372人、站位122人,还有4位台铁人员(包括1位司机、1位助理司机、1位列车长以及1位清洁员)。

事故发生时,车头(第8节车厢)被削去一半,第1至6节车厢出轨、4至5节车厢变形,需要破坏器材支援,3至8节卡在隧道内,前后呈现挤压情况,导致第6、7、8节车厢伤亡人数最多。整起事件造成50死、210伤的严重伤亡,也是台铁史上死伤最多的事故,行政主管机构下令4月3日起全国降半旗3天追思

台铁近年重大事故

●2018年10月21日,由树林开往台东的6432次普悠玛列车,于下午约4时50分行经宜兰线新马站前弯道时以时速141公里高速出轨,8节车厢全数出轨,其中第3、5、7、8节车厢翻覆,造成18名乘客死亡、291人轻重伤。

●1991年11月15日,北上1006次自强号进入号志站未适当减速,在苗栗县造桥乡与南下1次莒光号交会时对撞,两辆列出皆出轨,造成30死112伤。

●1981年3月8日,北上1002次自强号行经新竹前溪桥南方,撞上闯越平交道的荧琦货运公司砂石车,造成30死,130人轻重伤。

●1976年4月21日,南下33次观光号彰化县大村车站南方撞上闯越平交道的彰化客运大村国中学生专车,共41死,41人轻重伤。

●1961年7月9日,台中开往高雄11次对号特快车在民雄站南方撞上闯越平交道的嘉义客运,造成嘉义客运乘客48死28人轻重伤,火车驾驶轻伤。

●1961年3月11日基隆开往高雄3001次柴油特快车林凤营隆田间撞上闯越平交道、载有中华民国陆军士兵的军用卡车,造成卡车上官兵27死12伤,火车上2名乘客受伤。

影响

静宜大学观光事业系副教授黄正聪第一时间指出,东部铁路发生重大事故,除众多人员伤亡外,对观光也造成重大影响。

黄正聪表示,台铁一天运送2万人到花东地区,若居民及旅客各半,每天就会有上万名旅客受影响,以每人平均一趟5,000元的消费额度来算,每天的损失是5,000万元,若铁路意外影响心理因素持续一个月,累计的经济损失恐怕达15亿元

综合产、寿险业者预估,整体保险业的理赔金额可能达到4亿元,其中,产险业占了约3亿元、寿险业约1亿元。

此外,列车事故发生后,造成东部干线行车大误点,不少原本已预订台铁车票的旅客纷纷前往车站办理退票,台铁局也预估东正线要七天才能全部抢通,因此,短期内东部地区的观光势必受到列车出轨事件影响。

 

不仅观光经济方面影响甚巨,北荣精神部主治医师周元华表示,太鲁阁号事件的发生,会导致产生PTSD创伤后压力症侯群的族群有三类,除了火车上的生还旅客外,家属、现场救难的医护与一线人员都会因为现场接触,生活上出现了突发紧急的极端状况,造成心理上不小压力,因压力过大破坏人体内分泌系统,不仅影响生理,也可能使心理恐慌慢性化,导致失眠、焦虑、忧郁等,严重者可能还会自杀。慈济医院精神医学部医师林乔祥呼吁,若不安想法和感觉超过一个月,或严重感到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应尽速就医谘商进行治疗。

事故责任探讨

事故地点为台铁工务处发包「铁路行车安全改善6年计划-北回线」施工处,针对山侧边坡进行防护设施工程,由联合大地工程顾问公司负责设计与监造、东新营造负责施工。事故原因初判为工程吊货车从公路边坡滑落,行驶中的太鲁阁号撞上,造成列车擦撞隧道壁。该工安意外事发当时,工程车上没有驾驶,停放处并无防护措施与围栏。

运安会取得太鲁阁号事故列车的纪录信息,确定工程车先滑落在轨道上,列车驾驶发现时,仅剩200多公尺的距离,能反应的时间不到10秒,根本来不及煞车。

台湾运输安全调查委员会主委杨宏智5日受访时表示,工程车滑落轨道时,车头几乎是对着太鲁阁号列车的车头,原本以太鲁阁号8节车厢加上100多公里的时速,若在空旷处可将吨位小很多的工程车撞飞,就像人踢到铁罐一般,但因事故点距离清水隧道口仅20多公尺,火车撞上工程车后,工程车底盘被撞落,车头则跟着火车一起撞进隧道,再冲撞隧道壁,造成严重脱轨。杨宏智说,这起事故伤亡这么严重,与事故地点环境非常不利有关。

肇事工程车所属义祥工业社负责人李义祥经侦讯后,3日原裁定50万元(新台币,下同)交保,检方提出抗告,花莲高分院认为这次案件死伤惨重,50万元保释金不合理,裁定撤销交保,发回花莲地院重裁,裁定羁押2个月,并禁止接见、通信及受授物件。

义祥工业社是台铁委外包商,据知情人士透露,李义祥2日位于清水隧道北口附近铁轨上方的工地,其实并非将工程车停好并拉上手煞车去视察工地,而是和其他工人在调配机械归位,当他利用工程车吊臂吊挂大型器具时,疑似操作失误或钢缆松脱,导致器具重摔,工程车因此跟着晃动一下随后往边坡滑落,最后横躺在台铁轨道上。工程车滑落轨道至太鲁阁号撞上,约有黄金救援5分钟时间,李义祥等人只要拨打110或119求援,再通知列车紧急煞车,或许就可避免这场人祸。

台铁究责

根据施工处告示牌显示,原订施工日期仅到今年1月20日,显见已延宕两个多月。台铁局3日召开记者会表示,原订1月20日工程结束,但合约执行期间横跨108、109两年度,中间有很多连假,台铁局因此要求重要假期禁止施工避免意外,厂商也在1月14日提出要展延工期,并经过专管监造审核,花莲工务段也同意展延到今年3月15日。

台铁局副局长杜微进一步说明,由于施工场地是明隧道,内壁施作对列车有风险,台铁局要求工程必须在夜间施工,连带压缩工作时间,包商3月10日再度提出延宕申请,台铁局也透过项目管理工程顾问,并召集花莲工务段主任开项目管理会议,会中同意从3月15日展延到4月26日,相关变更程序内容,都有会议跟公文可来追查。至于工程延宕,厂商是否有责任?杜微表示,因为是铁路局要求不能施工,并不会罚款。

交通部门4日请土木技师公会及工程顾问公司16名技师进入隧道勘验,土木技师拱祥生列出台铁几大疏失,他认为台铁在西正线作明隧道工程,施工时间大约是夜间11时至隔日凌晨5时,台铁可能疏忽了西正线施工的一切工程作为,是否会影响到东正线的安危。他也指出,施工至少要有围篱,尤其斜坡上可能会有人员、车辆出入,即使车辆没有停在那边,也可能不小心滑落边坡,拱祥生认为要比照一般道路在边坡旁设立纽泽西护栏防止车辆冲撞,临时便道铺面也要加强摩擦系数。他说,这2点加强后,即使不应该在这边停车,也不至于滑落到东正线,造成这么大伤害。

拱祥生也指出,更重要的是装监测系统。这是土木与大地工程行为,因为施工进行开挖,轨道可能会有些变形,事故现场是个弯道,铁道是斜的,且有一个路拱,过弯才可以维持铁路安全,铁道斜度不能因为施工造成路拱改变,这对铁路行车安全也可能造成一些不可弥补的错误。

此次太鲁阁号意外酿严重死伤,「台铁是否要民营化」的正反论战也再次掀起。赞成台铁民营化者认为,唯有开放民营化才能改革台铁的管理模式。台湾政治评论者颜择雅表示,「公司化的好处是用人叙薪,资产活化,组织改造都可以董事会处理,不必再层层上报。但工会死命反对,使问题一直悬在那里。」民进党立委许智杰稍早也表态,「台铁民营化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他也呼吁交通部门负责人林佳龙,「敢改革、敢说、敢负责,这才是真正负责任的表现」。

台湾铁路工会则坚决反对公司化,认为人力不足导致工程外包,难以控管质量才是问题关键。工会也表示,台铁因为长期缩减经费,人手短缺导致业务紧缩,后者又「导致需要向外发包,便宜的外包表面上是节制当局预算,实则是影响公共安全。近年来当局不断外包给民间公司,大小标案质量参差不齐,等于是把民众安全抛诸脑后。」工会说,四年来不断呼吁从制度或文化上改革台铁,但交通部门及台铁高层无动于衷并拖延卸责。

当局监督是否有缺失

 

面对台铁重大死伤事故,外界究责声浪四起,交通部门负责人林佳龙4日表示,已向蔡英文苏贞昌请辞以示负责。苏贞昌5日受访时表示,灾难发生后林佳龙一直在现场,负责态度予以肯定,但现阶段以抢救、抢通最重要,后续接棒部长人选「现在还未讨论」。台铁局长也悬缺数月,苏贞昌说,行政主管机构与林佳龙商量,决定先由交通部门次长祁文中代理,待事件处理完毕,会找到最适合的人选。

国民党立法机构党团5日列出十大疑点直指「当局杀人」,今日在立法机构交通委员会也提出成立调阅小组。国民党台北市议员罗智强也在4日贴文指出,2018年普悠玛列车出轨意外,行政主管机构提出257页的「台铁总体检报告」,并编列2.75亿预算规画推动「边坡监测系统(原订2020年底完成建置)」及「轨道预警」两大系统,强调会建立严谨的SOP;而这次肇祸的工程车,也正在执行铁路行车安全改善计划。然而,在普悠玛事故后,行政主管机构改革却形同具文,不但原订今年1月就完成的工程延宕,边坡监测系统也没发挥作用,此事苏贞昌难辞其咎。

对此,苏贞昌5日表示,发生这么大灾难,还有人透过错误讯息带风向很不应该。总体检报告完成后三天,就由政院秘书长交各部会执行,要改善的144项中,已执行完毕并解除列管109项,不但进行中且由相关部会盯紧,后续中长程改善如组织改造、修法或提高票价等,事关重大牵涉问题很多,都在持续进行。

改进方案

苏贞昌表示,台铁除了持续加强边坡监测与改善外,更要引进列车前端情形侦测、远端讯号、周边监视系统等最先进设备,优先补强,安全第一;他并要求台铁须立即盘点进行中工程是否存在潜在公安危险、检讨及查明工地工程发包与招标内容,不应再发生类似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