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9日 星期一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本刊记者 ->查看详情

365张老照片穿越时空再现圆明园图景

发布上期:2021-03-17 04:34:45   作者:本刊记者 李疆 通讯员 李洪亚 王柯心   阅读量:85

blob.png

blob.png

224日,圆明园管理处在正觉寺举办了圆明园老照片发布会,现场发布了365张珍贵老照片,多数照片首次向公众展示,涵盖了圆明园、长春园、绮春园的相关建筑,这些老照片都是从世界各地收集的,将陆续在圆明园展出。

在发布会上,北京史地民俗学会副会长刘阳将拍摄于1920年代的正觉寺文殊亭文殊菩萨全身像电子版捐赠给圆明园管理处,由圆明园档案馆收藏。

还原圆明园的历史变迁

记者现场看到,这张拍摄于1920年的老照片画面清晰,亭内文殊菩萨骑青狮之像,总高三丈,左右立二童,左为狮奴,右方为韦陀,皆高八尺。刘阳介绍,文殊菩萨像及其背光均为木质包金,狮与二童均五彩拨金,下承汉白玉石台。此照片为仅存的四张正觉寺山门以内的照片之一,可验证史料记载准确无误,也弥补了学术的空白,对研究、复原正觉寺文殊亭有至关重要的参考价值。

本次发布会还首次公布了谢满禄在1882年前后拍摄的圆明园木构建筑未被彻底摧毁前的照片,其中包括圆明园顺木天、北远山村、鱼跃鸢飞、舍卫城、濂溪乐处、断桥残雪石桥、鸿慈永祜、魁星楼、长春园宫门、海岳开襟、法慧寺多宝琉璃塔等建筑群。谢满禄是目前已知拍摄圆明园木构建筑在1900年被彻底破坏前遗存最多的一位摄影师。

这些老照片清楚地呈现了这些建筑未被彻底破坏之前的状况,打破了以往圆明园的中式建筑仅停留在文献记载或是画作中的呈现方式,让人可以一睹皇家园林曾有的辉煌气派。“在谢满禄拍摄的木构建筑照片亮相之前,很多人一直认为,西方摄影师无法涉足尚属皇家禁地的圆明园,这些照片也成为很多建筑毁坏变迁的依据。”刘阳介绍道。

“圆明园从建成到现在,已经300多年了,现在我们站在圆明园遗址上,难以想象它当初是多么的五彩缤纷、华丽多姿。尽管这些图只是黑白的,但却无声地告诉我们当时圆明园所发生的一切。”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何瑜说道。

圆明园经历了从万园之园到废墟再到遗址,从皇家园林到老百姓居住的村落再到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变迁。刘阳告诉记者,“在圆明园罹难后的一百年间,不少摄影师携带了当时最为先进的照相设备对遗址进行拍摄,包括中国香港摄影师赖阿芳、德国摄影师奥尔末、法国人谢满禄、瑞典人喜仁龙,这些早期影像也成为圆明园百年沧桑的历史见证。”

助力圆明园流散文物回归

一直以来,圆明园管理处致力于收集、整理、研究圆明园老照片等史料。圆明园老照片不仅有助于圆明园历史、建筑、园林等方面的研究及相关建筑的维修和恢复,也对寻找和确定流散文物的线索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1882年前后,谢满禄买到了十二兽首中的鼠、牛、虎、兔、龙、马、猪等七个,但在运输回国过程中猪首、兔首、鼠首被窃遗失,只有牛首、虎首、马首及龙首被带回法国。谢满禄给它们分别拍摄了照片,这批照片对研究圆明园兽首当年的流散过程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2006年圆明园管理处借助大水法的老照片,确定了在北京西单附近一户民宅中的石鱼为大水法遗物,将其收回并收藏于圆明园展览馆。

“这些老照片清楚地呈现了这些建筑未被彻底破坏之前的状况,打破了以往圆明园的中式建筑仅停留在文献记载或是画作中的呈现方式,让人可以一睹皇家园林曾有的辉煌气派。我是一名影像资料的研究者,分析这些老照片,有时会突然发现自己作为现代人的想象力有多么匮乏,特别是那些清晰度特别高的玻璃底片,仿佛打开了一个个盲盒,不断给我们带来惊喜。”北京交通大学建筑艺术学院副教授魏昀赟介绍道。

未来,圆明园管理处计划展出更多珍贵的老照片,让更多的人通过这些光影记录,穿越时空了解圆明园的历史变迁和文化底蕴。“我们将以创建三山五园文物保护利用示范区为契机,加大历史文化挖掘,追溯圆明园劫难前的印记,充分利用圆明园高校研究联盟专业优势,加大对圆明园植物、动物、园林、水景、科技等基础研究,有效保护传承优秀的传统文化。”圆明园管理处副主任李向阳说道。